丝瓜视频app下载链接给我

..co,最快更新最狂弃少最新章节!

“杀!”

银狼并不高亢的声音却令双方强者为之心颤。

以银狼为首的十多个狼人强者疾速御空,杀向城堡,其他狼人越发兴奋,嚎叫着,狂奔着。

城堡中。

二十多名血族子爵现身,分头迎敌。

同等修为,狼人的肉身战力往往更强横一些,但血族子爵占据绝对的数量优势。

关乎生死存亡的决战,血族强者不再恪守绅士风度,以多敌少。

混战爆发。

大殿里。

龙魂六位战将想冲出去厮杀,奈何他们主要任务是保护苏旭,苏旭一旦出事,甭管他们杀多少强敌,毫无意义。

“银狼,狂狼,还有另外十多位五阶狼人,狼王这次下了血本,即使狼王不来,这场决战过后,狼人也得元气大伤。”

路边的绝美少女让人留恋

游嘉诚认定现身的狼人难逃一死,血族、龙魂上千精锐就埋伏在距此两百里几处隐秘地点。

上千精锐中,有二十多位子爵十位龙魂战将近百位修为四阶的强者,而且多位血伯爵也会赶回来支援。

之前,十三氏族的族长、姜自在、李双红、楚天,这些顶尖强者离去,是在迷惑狼人,让狼人放心进攻。

不过,血族多处重地遭狼人袭击,一部分顶尖强者确实得赶过去坐镇。

游嘉诚并不为此担心。

两到三位伯爵返回,或是姜自在楚天李双红返回,足矣。

“但愿狼王会来,这样就能永绝后患。”

张韶辉期待狼王出现。

“他也一定在关注着这里。”游嘉诚笑意玩味,抬手看表,道:“再等十分钟,我们呼叫援军。”

张韶辉和另外四位战将无异议。

苏旭也没说什么,今晚他的任务是坐在这里当诱饵引诱狼人,别的事情,无需他操心。

可他心神不宁,下意识深吸一口气,试图压抑心中的不安。

“少主无需紧张,今晚我们稳操胜券。”

游嘉诚以为苏旭因大战爆发而紧张。

苏旭笑着点头。

城堡内外,处处有作对厮杀的身影,一些狼人已冲到大殿门前,二十多名血族战士从屋顶跃下,挡在大殿门前。

冲在最前面的狼人挥爪拍击一位血族战士前胸,血族战士前胸护甲蹦碎,吐血后退的同时挥刀斩掉狼人来不及收回爪子。

蓬!

倒退的血族战士差点撞开大殿的门。

“找死!”

一位战将显露杀机,走向门口。

游嘉诚看表,十分钟已过,狼王仍未现身,他暗道可惜,但不能再等,拿出卫星电话,呼叫埋伏在百里外的援军。

“无人接听……”

游嘉诚皱眉呢喃,联系不上援军,出乎他意料。

其他人,包括苏旭,都瞧向游嘉诚,看到游嘉诚脸色越来越难看,心提了起来。

轰!

大殿屋顶崩塌。

砖石落下,尘埃弥漫。

突发状况令大殿内的人心惊不已。

以游嘉诚为首的五位战将迅速挡在苏旭身前,已走到大殿门口的郑飞也转身防备。

尘埃散去。

狼王傲立于堆叠的砖石之上。

“狼王……”

游嘉诚认出狼王,脸色连变,当他瞧清楚狼王手中两颗人头,心尖狂颤,被狼王杀死的,正是埋伏在百里外的一位血族子爵和一位龙魂战将。

两百里外那几处埋伏地点极为隐秘,哪怕狼王是顶尖强者,也难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埋伏点。

除非狼王事先知晓埋伏点在哪。

有内鬼?

游嘉诚心生疑问,然而此时此刻容不得他多想,狼王把两颗染血的头颅扔在五位战将面前。

“们的援军,已被我杀光。”狼王说着话打量坐在宝座上的苏旭,确定苏旭不是冒牌货,冷冷一笑。

苏家独苗。

那个人的儿子。

吸血鬼和人类所有修行者心目中的少主。

不过如此!

狼王以轻蔑眼神鄙夷苏旭,这举动激怒龙魂六位战将,他们无法容忍狼王不敬少主。

六人同时扑向狼王。

狼王动容,并非被六人视死如归的气势震慑,而是被他们的忠诚触动。

轰的一声,仿佛有一圈无形屏障护着狼王,不但挡住六人蕴含恐怖威能的拳脚,还反震六人。

六人吐血倒飞,撞在墙上。

狼王没兴趣多瞧摔在地上的六人,一步步走向苏旭,不紧不慢,展现出舍我其谁那种强大自信。

苏旭握紧拳头,站了起来,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今晚为什么一直心神不宁,奈何明白的太晚了。

他唯有坚强面对狼王,不能辱没了华国军人的风采,不能坠了龙魂的威名。

口鼻淌血的游嘉诚、张韶辉,见狼王逼近少主,急了,咬紧牙关爬起来,倾尽力扑向狼王。

两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都展现出必死的决心,要自爆修为,阻挡狼王,然而狼王的动作更快,瞬移十数米,抢先掐住两人脖颈。

游嘉诚、张韶辉来不及自爆修为就被狼王制住。

“既然们急着找死,那我就成们。”

狼王冷漠凝视游嘉诚、张韶辉。

“放了他们,否则我马上引爆手雷死在这里,我死了,什么也得不到。”苏旭大声喊话,左右手各握着一颗手雷。

他手里的手雷不是普通手雷,威力堪比同体积的铝热剂炸弹,一旦引爆,可在短短几秒熔掉他肉身。

“威胁我?”

狼王蔑视苏旭,话音未落无形威压笼罩苏旭。

苏旭动弹不得,无力引爆手雷,眼睁睁看着游嘉诚张韶辉濒临死亡,为自己的孱弱而痛苦、悲愤。

倒在地上的四位龙魂战将想救游嘉诚张韶辉,却因伤势过重,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,又急又恨,目眦欲裂。

当年,年轻的他们曾发誓同生共死,可此时此刻,偏偏无法兑现誓言,四人心痛至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