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下载安装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偌大皇城,一片狼藉。

几乎所有宫阙变为残垣断壁。

乌弥皇朝顶尖强者,乃至鸿蒙宗的王境强者,大多神形俱灭,没死的,也奄奄一息,生不如死。

六皇子、九公主还活着,并非这对兄妹命硬或运气好,而是金龙发威时,苏昊护住了这对兄妹。

苏昊要让这对肆意妄为的兄妹感受国破家亡的痛苦。

塌掉一半的大殿前,唯一站着的……是苏昊,苏昊手持龙骨枪,瞧着前方广场上那条金龙。

嗷!

金龙昂头嘶吼,它一只前爪死死摁着鸿蒙宗那位大能。

大能无法挣脱龙爪束缚,情急之下,天灵盖打开,神魂离体,想舍掉肉身,去修下一世。

苏昊一拳击出。

灭魂,破灭九式第二式,可重创放逐之地邪灵。

清纯校花明眸皓齿笑容烂漫美图

“啊……”

大能的神魂发出凄厉叫声,继而溃灭消散,与此同时,金龙将这位大能的肉身吞进肚子里。

苏昊一步跨过数十丈,来到金龙身前。

金龙乖乖伏在地面。

苏昊看了看金龙身上几十道滴血的伤痕,从戒指空间取出一些龙血草,这些龙血草是他早以前从老龙巢穴中采摘。

龙血草对如今的他用处不是很大,却能为金龙补充血气。

苏昊把手中龙血草喂给金龙,然后摸了摸金龙的头,道:“自由了。”

金龙吞下龙血草,偌大头颅轻轻蹭了蹭苏昊。

苏昊笑了。

金龙腾空而起,在空中盘旋几周,似乎不舍得离开苏昊。

“去吧!”

苏昊笑着挥别金龙,心想这条金龙多半把他当同类了,因为他身上战甲上兵器上有老龙的气息。

老龙的气息是他降服金龙的关键,也令金龙摆脱鸿蒙宗祖师的精神力禁锢,彻底觉醒,恢复本性。

金龙飞走,朝着鸿蒙宗所在的方位飞去,它被圈禁十万年,觉醒后恨极鸿蒙宗,又怎会放过鸿蒙宗。

苏昊知道金龙接下来要干什么,并未阻止,冷眼环顾周围残垣断壁,今夜之后乌弥皇朝不复存在。

这便是冒犯他的代价。

清晨,六皇子、九公主醒过来,兄妹来相互搀扶,摇摇晃晃站起来,面对破败不堪的皇城以及无数尸体。

兄妹俩神情呆滞,许久才回过神儿,嚎啕大哭,悔青肠子。

一个月后。

距天冢千里的小镇上。

十多个修行者把一处路边茶摊的位置都占了。

“们知不知道,鸿蒙宗覆灭了?”

最后赶到茶摊的络腮胡汉子还未坐下来,就迫不及待开口问其他修行者。

“三天前,我已收到消息,现在除了剑符宗,剩下五大宗门恐怕是惶惶不安,度日如年啊。”

说话年轻修行者边说边笑,幸灾乐祸,显然与各大宗门没什么渊源。

北俱芦洲,修行者无数,各大宗门只吸收了最优秀的人才,占比极小,大多数修行者入不了宗门。

宗门之下有皇朝、世家。

北俱芦洲三千皇朝,无数世家,培养出的修行者最多。

一身着白衣轻扇折扇的世家子弟笑道:“不仅惶惶不安,各大宗门还召回在外云游历练的弟子,顶尖强者也陆续回山坐镇,给了我们机会。”

在座的十多个修行者都笑了。

最后赶到的络腮胡汉子兴奋拍桌子,道:“是啊,以往,有宝物有机缘的地方,全被各大宗门看得死死的,咱们别说接近天冢,连阴墟都进不了。”

“趁各大宗门焦头烂额自顾不暇,咱们这次入天冢,说不准能得着不世机缘,出几个顶尖强者。”

白衣公子言罢,啪一声合住折扇,意气风发。

“对,咱们要向各大宗门证明,不入宗门,亦能名动一洲!”之前幸灾乐祸的青年收敛笑意,神情坚毅。

络腮胡汉子、白衣公子以及另外几个年轻修行者动容。

入不了宗门,亦能名动一洲。

他们的梦想。

“我们得感谢那位。”

络腮胡汉子此言意味深长。

那位,指谁。

在座的修行者都清楚。

“以一己之力击溃六大宗门,败剑符宗四大太上长老,降真龙,灭鸿蒙宗,无惧魔尊,这样的存在,能与各大宗门开宗立派的祖师相提并论,是新的传奇。”

白衣公子感叹。

“传说,每隔百万年,就有至尊诞生,从神皇陨落的时代算起,到现在差不多已有百万年,或许我们有幸见证至尊的诞生。”

络腮胡汉子也有感而发。

“中土那位魔尊不就是至尊?”

一胖子插话。

“魔尊……”

络腮胡汉子撇嘴,明显对魔族有偏见。

“喝茶!”

白衣公子笑着举起茶碗,避免同伴非议至尊招来大祸。

苏昊从摊位前走过,瞥一眼喝茶的十几个修行者,他们刚才聊什么,他听得清清楚楚,走出去十几丈,止步转身,返回到茶摊前,拱手问:“诸位是要去天冢?”

“是啊。”

络腮胡汉子直言不讳。

“不知在下能否与诸位同行?”

苏昊笑着问这伙修行者,所谓同行,无非是顺路庇护他们,毕竟也算他的“粉丝”,不能让他们白白崇拜他。

“这……”

络腮胡汉子皱眉,转脸瞧十多个同伴。

“我看这位兄弟不像是包藏祸心的宵小,同行无妨。”手握折扇的白衣公子这么说,其他修行者无异议。

“咱们也该上路了。”

络腮胡汉子说着话起身。

“兄弟怎么称呼?”

白衣公子站起来,笑着问苏昊。

“叫我叶子吧。”

苏昊没说真名,恐怕他的真名和叶沉浮那假名已传遍北俱芦洲,说出来,多半会吓到这些年轻修行者。

“叶子……不错……”

白衣公子煞有介事点了点头,明知苏昊有所隐瞒,并未介意,外出游历,不用真名,很正常。

“在下,白展堂。”

白衣公子说出自己的名字,是真名,不是假名。

络腮胡汉子笑道:“白贤弟在百俊榜上排三十一,年纪轻轻已入神将境,宗门之外,鲜有这样的年轻强者。”

白展堂道:“胡兄,也不差,百俊榜上,大有赶超我的势头。”

“百俊榜?”

苏昊从未听说剑符宗弟子提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