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app官方版下载

“曼曼,你好像喝醉了。”徐汉年脸上仍旧保持着礼貌又绅士的笑容。

“我喝醉了?”赵曼曼看了他一眼,哼了一声,“谁说我喝醉了?我好的很!”

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,赵曼曼端起面前的香槟,一饮而尽。

甚至还挑衅一般,当着徐汉年的面,将酒杯倾倒了一下,没有一滴酒倒出来。

徐汉年脸上,笑容虽然依旧,但是比起之前,淡了许多。

“现东,我和玉梅坐这里,你不介意吧?”徐汉年的视线,转移到程现东身上。

即便席地而坐,程现东也有一种王者高高在上的气势。

程现东淡淡的回了一句,“这里不是我的地方,你要问,也不该只问我。”

不对劲,今晚这里的人,一个两个都不对劲。

一开始赵曼曼拒绝徐汉年,接着是程现东。

徐汉年和程现东是同一期训练班出来的,平时两个不说关系多好,但是该有的体面都有。

但是像这一次,程现东不给徐汉年面子,是头一次的事儿。

玲珑妹子古风气息如此纯美

“既然现东都这么说了,那我再问问其他人。南景哥,我……”

“汉年,你别叫我南景哥,我就是个小助理,平时就帮现东跑跑腿。你是当红偶像,我不能做你的哥!”南景连连摆手,一副很怕的样子。

可在场的谁不知道,程现东好些资源,就是他谈下来的。

就连国外一个饮料的亚太区代言人,也是南景跑到美国去谈的。

徐汉年最后看向满满,“你是陆腾飞吧?我看过你的电视剧,很厉害!”

同样被夸奖,徐汉年的夸奖里,满满却感受不到半点诚心。

加上先入为主的缘故,他对徐汉年产生不了任何的好感。

不过该有的礼貌,他还是做足了。

“前辈说笑了,和前辈比起来,我还差太远。”

“别这么说,你比我年轻,能有现在的成就,将来指不定,要做视帝的!”徐汉年笑着说。

他一夸满满,满满就下意识的反驳,“视帝我从未想过,只想着走下眼下的每一步!”

两个人你一句,我一句的。

偏偏徐汉年就是不停。

满满都有些头疼了。

就在这时候,赵曼曼和程现东两个同时开口,“你不是要加入我们吗?还不坐下!”

徐汉年怔了一下,目光扫了一眼满满。

他能够感觉到,刚刚程现东和赵曼曼出声,都是为了陆腾飞。

难不成,他们和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?

徐汉年眼睛里闪过了一道志在必得的光,他要的东西,没人可以抢走。

“汉年!”练玉梅在这个时候,推了推徐汉年的胳膊。

徐汉年看向她,目光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,“怎么啦?”

“我不想坐地上。”

徐汉年二话不说,脱下自己的西装,想要垫在练玉梅坐的地方。

可是想到什么似得,又有些歉意的看向练玉梅,“抱歉,玉梅,这衣服是公司借来的,不能给你垫,要不……”

练玉梅不出声。

徐汉年几乎下意识的就看向了赵曼曼。

可赵曼曼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裙子,她倒是带了个黑色的帽子,可是这衣服她才穿,无论如何,也不能拿出来。

更何况,此刻需要的人是练玉梅。

徐汉年连着两次看向赵曼曼,光是这一点,就将他满满对他的印象,给败光了。

一个男人,遇上问题,不是想着自己解决,而是看向一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女人,这算什么男人?

“曼姐,你之前说要教我化妆技巧的,能现在教教我吗?这一块,我不太会。”满满故意侧过身子,挡住徐汉年看向赵曼曼的目光。

赵曼曼即便有了醉意,也知道满满此刻是在护着自己的。

刚刚那一次,包括现在这一次,她发现,自己竟然都有了拒绝徐汉年的勇气。

赵曼曼:“好啊,正好化妆师忙的时候,还能派上用场。”

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交谈着。

仿佛压根没有接收到徐汉年的求救信息一样。

赵曼曼不帮忙,很多事情,就得徐汉年亲力亲为。

以往,只要徐汉年一个眼神,只要他有意无意的透露,自己想要什么,赵曼曼都会捧着给他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只要是赵曼曼在的场合,徐汉年就从未担心过自己会有什么问题。

反正,找她就对了。

连着两次吃瘪,虽然只是小事,但也足够让徐汉年不舒服。

他觉得自己成了小丑,被所有人看笑话。

“汉年,要不然我们回去吧!”练玉梅又出声了。

“别!我想现东应该……”

“我的衣服也是找品牌方借来的,要还!”程现东轻飘飘的说了一句。

就剩下南景了。

但是南景也有自己的一套说辞,“汉年,不是我不借,而是我这衣服,是我女朋友陪我一起买的,我这好不容易交个女朋友,不能因为这点小事,就失去了。

我看你就用自己的衣服吧,虽然是公司借的,不过以汉年的地位,我相信公司不会找你要一件衣服的。”

南景说完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看不见的硝烟。

徐汉年最终还是将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,垫在练玉梅身下。

明明是一件很尴尬的事儿,可他跟个没事儿人一样。

又是和香槟,又是问程现东工作计划的事情。

程现东三缄其口,基本不出声。

有什么,都是南景替他回答。

整个场面,说不出的怪异。

他们几个,徐汉年没占到什么便宜,这会儿,他干脆也不讨没趣了。

当着赵曼曼的面,和练玉梅旁若无人的交谈着。

练玉梅不是这个圈子的人,但是她爸爸是银行的高管,也有些人脉。

因为练玉梅的关系,徐汉年接了几部电影,不过反响远远不如和赵曼曼合作的几部电视剧,票房也很低。

在口碑和票房都不行的情况下,那几部电影,就等于没有了。

原本,这一次赵导的电影,徐汉年是想参与的,刚好赵曼曼做女主角。

可是他未来岳父说,有部电影大制作让他做主角。

他就没有去找赵曼曼,也没有去找赵导。

谁知道,因为投资方的一些原因,电影一直没定下来,反而赵导的电影,角色部都定下来了。

弄到现在这个尴尬的局面,徐汉年也不好说什么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个时间,再问问他岳父,什么时候定下来。

做电影男主角,当然比做配角要好得多。

“对了,曼姐好像接了新电影?什么时候开机呢?”练玉梅突然问赵曼曼。

这个时候,赵曼曼正和程现东还有满满聊得正开心。

对于练玉梅的问题,她懒得回答,也不准备回答。

所以这种情况下,练玉梅直接看向徐汉年,“汉年,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曼姐不开心的事情?所以曼姐一直不给我好脸色?”

可惜这会儿记者不在场。

要是记者在,估计又是一出大戏。

“没有的事,曼曼就是喝醉了。”徐汉年一面安抚练玉梅,一面看向赵曼曼。

结果赵曼曼根本没看他。

这一个晚上的局面,和以往比起来,有太大的不一样。

徐汉年就算再后知后觉,也发现了不对劲。

恰好这是宴会也差不多结束了。

各方都准备离场。

临走的时候,徐汉年悄悄塞给满满一张名片。

满满茫然的看向徐汉年,结果对上的,是徐汉年满脸的笑容。

满满还是跟着赵曼曼一起离开,在车上,他原本想和赵曼曼说名片的事情,可是赵曼曼喝了太多的香槟和红酒。

这会儿直接在车上睡着了。

名片的事情,满满也只能另外找时间说了。

倒是南景,将这件事告诉了程现东。

“我就说,徐汉年无事不登三宝殿,怎么会突然过来。搞半天,陆腾飞才是他的目标。”

“很正常,长相好,演技好,又年轻的演员,谁不想要?”

“你说我们去把他签下来怎么样?”南景突然坐直了身子,“我感觉他潜力很大啊!不过你肯定舍不得吧?毕竟是你心上人的弟弟。可是换句话说,肥水不流外人田,与其让他被别人压榨,倒不如跟着我们,又能学东西,又能赚钱,还不用被压榨。”

“你不用拿激将法对付我。”程现东这会儿在闭目养神,南景说了这么多,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。

“也不是啊,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“你忘了他是谁带出道的?就算要签,赵导也在你前面!”

“赵导一个导演,他签艺人做什么?还靠赚艺人的钱吗?再说了,他要签,早签了,要等到现在?”南景不认同程现东的话。

“你不懂!”

“你才不懂呢,赵导是有才不错,可他一年能导几部戏?陆腾飞现在还在念书,一年两年一部电影无所谓,可要是毕业了,还这么演?

他能受得了,赵导那里,怕是都受不了,他迟早是要做专职演员的,我们怎么就不先下手呢!”

南景还在劝程现东。

但是程现东仿佛睡着了一般,连半点回应都没了。

“随便你吧,反正我是和你说了的,到时候,他要是被别人签了,你别后悔!”

……

满满和赵曼曼回了酒店,赵曼曼的助理,扶她上楼。

临走的时候,告诉他明天几点起床,早餐几点送达之类的。

这些都是赵曼曼交代过的,说是满满没有助理,最好能告诉他本人的,就告诉他本人。

写过赵曼曼的助理,满满回了自己房间。

本来是想睡觉,结果赵导来了。

宴会赵导也去了,不过赵导和一群导演在一起,满满也不好意思过去。

“赵叔,你怎么来了?”

将赵导迎到房间,满满给他倒了热水。

“我来是来问问你,有没有兴趣签约公司。”

“签公司?”

“今天晚上,好几个公司的高层,都在问我,你有没有签公司,有没有兴趣,加入他们。就连电视台那边,也问过了。”

满满:“赵叔,我……还不想签公司,目前还没有比较明确的计划。”

在其他人面前,满满或许还要学会伪装,但是在赵导面前,完就不用。

他有什么想法,直接就可以和赵导说。

“我也说了,不过对方都说,愿意给你制定一个不错的计划,未来资源也会朝你倾斜!满满,你现在还是学生,但是很快,你就不是了。四年时间,也就是四部电影,现在你还能拍配角,以后你还继续演配角吗?不是说配角不好,而是你这个形象,很难演配角。”

长相这块,满满的长相,在赵导眼中,可以说成是很好。

他没见过配角有这种长相的。

“赵叔,我会考虑的!”

“也不用太着急,现在拍好戏!对了,剧本你看过了吧?有没有什么要梳理的地方?”

这一次的电影剧本,是个恐怖电影,不过风格是喜剧风。

赵导以前觉得满满接不了喜剧,但是现在,他不这么觉得了。

毕竟满满之前的表现,十分亮眼。

等年底的贺岁片上映,赵导觉得,他会比现在更受欢迎。

“暂时没有,不过很大可能要等到拍摄的时候,才知道。”

“也行,那就拍摄的时候再看!”

赵导离开房间后,满满洗漱完,睡觉前,他都也在想签约公司的事情。

最后,想到睡着,也没想到到底他要怎么做选择。

隔天一早上,赵曼曼的助理来敲他的门,给他送早饭。

满满顺便问了一下赵曼曼的情况。

“曼姐很早一起来了,在房间锻炼身体。腾飞你先吃早饭,吃饭了,到时候和曼姐一起坐车去拍摄现场。”

有赵曼曼在,没什么是满满需要操心的。

一天下来,先是开机仪式,再是开始拍戏。

因为是恐怖电影,所以更多时候,是晚上拍摄。

满满一进组,就适应了。

赵曼曼跟他拍了几场对手戏,虽然他不是主角,但是和满满拍戏,对赵曼曼来说,感觉也很不错。

直到满满在酒店,接到徐汉年的电话。

徐汉年开头第一句话,就是说要签满满。

“腾飞,我看好你在电视剧方面的发展,如果你签给我,我会和公司帮你争取很好的资源,就不用一直演配角了。”